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师徒大盗 (1 / 6)

赔偿一事两方僵持不下,最后决定暂时放置,先除掉邪祟再说。

经与杜子衡一战,邪祟已经负伤,具体伤得如何不好说,但想来对方吃了如此大亏,恐怕不会再敢轻易冒头了。

“也未必,这种邪祟本性嗜血,它已经三日未曾进食,憋不住的。”郭朝阳说。

“有理。”杜子衡说,“我们这几日不能懈怠,要在城中加强巡视,避免这邪祟狗急跳墙,再害人命。”

“嗯,不过今天应该没事,我去把铃阵修补一下,你先去休息吧。”郭朝阳站起身。

杜子衡点点头,虽然说了不要再分开行动,但现在是白天,邪祟又刚被击退,出事的可能性不大,而且他经过昨夜一番消耗,确实是需要调息恢复一番了。

“劳烦郭小友了。”商砚书立刻道,“我和爱徒也一夜未眠,便先回去休息了。”

郭朝阳拧着眉看了商砚书和已经靠在商砚书肩膀上睡着的路乘一眼,虽然昨夜这两人也出现在了现场,但他完全没感觉到这两人有出过什么力,与邪祟交手时是,搜寻邪祟时更是,悠哉得简直像是来看戏的,因而他在和杜子衡商量计划时压根没把这两人考虑进去,本想无视则罢,结果商砚书还非要装模作样地出来说这么一句,杜子衡还能礼貌待之,郭朝阳却只觉得对方虚伪,因此也不搭理,只做看不见,径直离去。

商砚书也不恼,笑眯眯地把路乘唤醒:“爱徒,走了,回房间睡去。”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