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小马脚 (1 / 6)

商砚书信守承诺,隔日一早,如约为路乘准备了早饭,相较于路乘,他做起饭来简单许多,那些劈柴烧火的工序都可以用法术解决,他要做的,只是把米放进锅,并且,他也只是把米放进了锅。

路乘不会做饭,商砚书同样不会,作为凡人的记忆对他而言已经很遥远了,他甚至不太记得食物的味道,以致于,他在买食物时完全没想到要买调料和蔬菜,只买了米和面,而且即便想到他也不会买,在他看来,吃食只是在没辟谷前为了维持生存用的,填饱肚子就可以,不需要搞那么多花头。

于是,路乘在一觉醒来后,看到的依然是一锅焦糊夹生的白饭,其难吃程度跟他自己昨天做的不分上下,堪称一脉相承。

路乘趴在灶台边,原本期待上扬的嘴角抿起,又慢慢下撇,耳朵也无声无息地倒在脑后,而商砚书对此全无所觉,只满心觉得自己都已经做出那么多牺牲让步,甚至还亲自下厨了,路乘怎么也该感恩戴德,好好修炼了。

“快吃吧,为师亲手为你做的饭,吃完了就去练剑。”商砚书一副邀功的语气。

昨天就没吃饱,今天依然只能吃这么难吃的东西,并且吃完了他还要去练剑,路乘越想越难过,尤其是联想到以前在涿光山走两步就是灵草走三步就是仙果的富裕生活,两相一对比,顿时被莫大的悲伤压垮,往地上一躺,开始尥蹶子:“道友,我们还是和离吧。”

“嗯?和离什么和离?不许和离!”商砚书简直莫名其妙,路乘要的他都满足了,这是又在闹什么?

“不好吃。”路乘把头一撇,委屈巴巴。

“怎么不好吃了?食物能够果腹就行了,为师吃着就……”商砚书不信邪地挖了一勺米饭尝尝,于是话音慢慢消失在喉咙中,根据他隐约而遥远的记忆,他以前吃的东西,好像确实也没有那么难吃。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